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司考 > 正文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_《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正文 309蓄意(两更合一)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广州新闻网

    短暂的停顿后,柔美的琴声再次响起,悠然地流淌在四周清凉的空气中,仿佛那习习的清风温柔地拂过一片山谷间的幽兰,簌簌作响,兰香扑面而来。

    这一段旋律对于刚刚才听钟钰弹奏过《兰风吟》的众人来说,十分耳熟,听来与方才无异,悠扬,流畅,动人。

    钟钰半垂眼帘,细细品味着,右手的食指随着曲调的节奏微微点动着。

    论技巧,论诠释,端木绯弹得都堪称一绝,看来这位端木家的四姑娘年纪虽小,在琴艺上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难怪曾与爱徒付盈萱几次斗得不相上下。

    渐渐地,原本舒缓柔和如浅歌的琴声越来越快,高亢激昂如战场上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那种澎湃的琴声最是触动人心,在场的不少姑娘几乎是下意识地屏息,琴声节节往上走着,激昂嘹亮,却给人一种四周仿佛愈发寂静的感觉。

    肃穆、庄严。

    众人皆是彻底沉浸在了琴声中,也唯有耿听莲悠然自得地饮着茶,嘴角漫不经心地翘了起来,拭目以待。

    琴声到达了最顶端后,又慢慢地舒缓下来,之后时急时缓,时高时低,如同那变幻莫测的大海一般……

    须臾,琴声便进入第二段的,几次跌宕起伏的转折后,忽然间,厅堂内的气氛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数位姑娘皆是微微皱眉,忍不住与身旁的姑娘交头接耳起来。

    在场的姑娘们中也不乏擅琴之人,就算是以前没弹过《兰风吟》的,对于刚才钟钰弹过的这首曲子,也还记忆犹新,有好几人都发现刚才端木绯弹错了一个调。

    其中也包括耿听莲这个有心人。

    耿听莲手里的茶盅停顿在了半空中,微微蹙眉,眼底掠过一道不以为然的光芒。

    看来还是她高估了端木绯,亏她还事先准备了一番,结果,端木绯的琴艺也不过如此!

    钟钰自然也不可能漏掉端木绯的这个“失误”,皱了皱眉,沉静幽深的眸子里又荡了荡。

    空气中的骚动随着姑娘们的窃窃私语愈演愈烈……

    然而,琴案后的端木绯始终不动如山,半垂眼帘,悠然抚琴,似乎全然没有察觉自己的失误一般。

    如水的琴声好似山涧清泉般跳跃地流动着,跟着如瀑布般骤然倾泻而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等等!

    此刻,饶是那些不擅琴的姑娘们也意识到了,《兰风吟》的曲调变了。

    从第二段的尾声开始,变成了另一首曲子,更为恢弘,更为大气,仿佛一座座连绵起伏、高大挺拔的山脉呈现在了她们眼前,山间青岚缭绕,山脚江水滚滚而去……

    一幅辽阔的山水画卷在眼前拉开了,令人心潮澎湃!

    姑娘们一个个听得热血沸腾,脸上泛起了飞霞般的红晕,眸子里熠熠生辉,尤其是涵星,笑得是意气风发,好像弹琴的人是她自己般。

    唔,她最喜欢看绯表妹发威了!涵星闷笑着,肩膀微颤,站在她肩头的小八哥颇为不满地“呱”了一声。

    涵星赶紧正襟危坐,哄着小八哥吃了点瓜子,希望它别嫌弃她。

    耿听莲怔住了,捧着茶盅的素手下意识地微微使力,几乎要把茶盅捏碎。这个端木绯还真是一贯喜欢出风头,竟然擅自改编起别人的曲子来!简直张狂!

    很快,耿听莲就冷静了下来,对自己说,就算端木绯把这曲《兰风吟》改得再好又如何,到最后,她还不是要在人前丢尽脸面!

    很快……很快,那根琴弦应该就要断了!

    没错!

    耿听莲原本温和的眸子瞬间如凝结的冰面般,冰冷锐利,缓缓地放下了手里的茶盅,茶盏与茶托之间发出“咯噔”一声细微的声响。

    她眯了眯眼,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端木绯的指下,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然而,一息,两息,三息……

    耿听莲在心里已经数到了快五十,弦还是没断。

    在场的众女中,大概也只有钟钰渐渐地意识到了不对。

    端木绯是在修改自己的曲子,却并非是随性而为,她的改编是建立在某个原则上,她似乎……不,她确实是避开了某个音。

    钟钰的视线也落在了端木绯飞舞在琴弦上的十指上,眸光闪了闪,然后终于确定了。

    从端木绯“弹错”的那个音开始,她就再也没用过琴上的某根弦。

    莫非这根弦松了?

    亦或是它快要断了?

    想到这一点,钟钰心中震惊不已,如同心湖中骤然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般,思绪飞转:端木绯此刻在弹奏的这把琴并非是她自己带来的,而是临时向露华阁的人借的。

    这也就是说,端木绯只能在借到琴后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内,即兴地改编这曲《兰风吟》,她不仅避开了那条有问题的琴弦,还让后半段的曲调变得更好,而且毫无破绽。

    若非自己今日在此亲眼目睹这一幕幕,简直就难以想象。

    钟钰双目微微瞠大,那张清雅温润的面庞上难掩心中的澎湃。

    这位端木四姑娘既然能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她的琴艺不止远远超过了徒儿付盈萱,甚至比自己都更胜一筹……连自己都没有十足的自信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信手改编出这么一段曲子,尤其是要刻意避开其中某根弦,改编的难度至少要为此高上数倍!

    而且,端木绯她才十一二岁而已,她的将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在钟钰翻涌的思绪中,这一曲渐渐缓和,最后琴声彻底消逝在空气中。

    曲终。

    厅堂内再次陷入一种诡异的沉寂,众人似乎都被抽离了魂魄般,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一曲改得实在是太妙了。

    从山谷内的一丛幽兰开始,兰香随风飘扬,弥漫山间,仿佛置身于一片云雾绕绕的人间仙境中,波澜壮阔,令人回味无穷。

    相比下,钟钰3周岁,当地医院诊断颞叶癫痫,现在吃药的原版《兰风吟》就透着一种孤芳自赏的味道。

    耿听莲也呆住了,神情怔怔,却不是为了曲,而是为了琴弦!

    怎么会这样?!琴弦竟然没断!

    难道是……露华阁的下人收了银子却不办事?

    耿听莲握了握拳,压抑着心头的怒意与不甘,努力地维持着惯常的优雅温和。

    突然,坐在场中的钟钰站起身来,打破了屋子里原本的寂静。

    钟钰目标明确地朝前方的端木绯走去,停在了她的琴案前。

    两人相距不过一个小小的琴案。

    四周其他姑娘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集中在端木绯和钟钰的身上,甚至忘了鼓掌。

    钟钰俯身看向了琴身上的琴弦,伸出右手在琴弦上轻轻一拨……

    只听“铮”的一声响,某根琴弦骤然绷断了。

    其他的几根琴弦还在空气中微微震动着,发出低低的嗡鸣声。

    看着那根断掉的琴弦,钟钰瞳孔微缩,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右手的指尖。

    别人不知道,而她自己最清楚她刚才使了多大的劲,她只是想检查一下琴弦,所以方才丝毫没有用力,不过是轻轻地碰了一下,弦就断了!

    这表示之前端木绯弹奏上半曲时,她已经把这根弦用到了极致。

    钟钰将目光上移,与端木绯四目对视,眸底明明暗暗得变化不已。

    眼前的一切说明端木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指下弦的极致,然后,她就再也没沾过那根弦……

    看来自己之前还是低估了端木绯,这个小姑娘对琴的把握,感知、触觉……远甚自己了。

    自己年少成名,半辈子一心扑在琴上,却是连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都不如,这是何等的天赋!

    人与人委实不同。

    面对如此天纵奇才,钟钰几乎可以想象她那个心高气傲的徒儿会感觉有多么的挫败。

    徒儿离开湘州前,自己曾对徒儿说过,她的技巧已无可挑剔,只差人生的历练以及对生活的感悟,这些却不是一个师傅能传授给弟子的,须得她自己去经历,去感悟……

    然而……

    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显然是在家里娇养长大的,从不曾经历过风吹雨打,却已锋芒毕露,再假以时日,她的才名必将名扬天下!

    在极度的震惊后,钟钰的神情又渐渐地沉淀下来。

    她毕竟是四十几岁的人了,虽少年成名,可人生并非是一帆风顺,经历了一番风雨,潜心研琴,才能有如今的声名。

    她定了定神后,俯身再次细细地检查这根断裂的琴弦,立刻就发现这根琴弦的触感相较于其他琴弦更为刚脆,这琴弦上应该是被人涂抹了白郴草的汁液,才会变得如此。

    也就是说,这根琴弦被动过手脚。

    钟钰心念一闪,再次看向了端木绯,眸中带着求证的意味。

    端坐在琴案后的端木绯还是笑眯眯的,嘴角露出一对可爱的梨涡,笑得一派天真无邪,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

    钟钰一下子就从对方的神态中得到了答案,她明白了。

    端木绯恐怕一开始就发现了琴弦被人做了手脚,然而,她却没有要求换琴,而是继续弹奏这把琴。

    端木绯有自信在这根琴弦被弹到极致后,她可以顺势改编《兰风吟》的曲调;她有自信她可以完美地奏完这一曲。

    这是对那个藏在暗处的阴谋者最有利的回击,这也同时是对自己的一种宣示。

    实力代表了一切。

    在端木绯超凡绝伦的琴艺跟前,某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无疑于蚍蜉撼大树罢了。

    涵星当然也看到了断弦的那一幕,本来也没想太多,只以为是巧合,但是见钟钰一会儿检查琴弦,一会儿又神情古怪地看向端木绯,涵星就意识到有些不对。

    “绯表妹!”涵星起身走了过来,问道,“这琴可有什么不对?”她完全没有压低音量,她清脆的声音响彻在厅堂中。

    端木绯眉眼弯弯地对着涵星一笑,直言道:“涵星表姐,这根琴弦被人动过手脚,以致琴弦变脆。只要反复弹拨琴弦数十次后,它就会断裂……”

    众位姑娘一片哗然,面面相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人在琴上动了手脚,可是到底是谁呢?

    钟钰的神色愈发微妙。

    如她所料,端木绯早就心里有数了,甚至也知道动手的人用的是什么手段,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啊!琴艺之高超,心思之缜密,为人之胆大……都是自己生平所未见!

    涵星听着,眯了眯眼。她固然娇气,但在后宫中可没少见那些妃嫔争宠的手段,可说是层出不穷,稍稍一想,就明白了。那个在暗地里对着琴下黑手的人是为了让绯表妹当众丢脸呢!

    涵星心念飞转,眸色微深。

    回想方才就是耿听莲和钟钰“一唱一搭”地怂恿端木绯当众弹琴,涵星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在琴弦上动手脚的人应该就是她们俩中的某一个,说不定还是两人串谋,在她堂堂公主面前欺负她的表妹,真当她这个公主是软柿子任人揉捏吗?!

    涵星皱了皱眉,就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似的,怒了,她正要开口,就听端木绯一本正经地又道:“报官吧。”

    琴弦断了,哪怕是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她,但到底没伤人性命,如果涵星在这时候发脾气,难免就落了下乘。

    不如,来玩点出其不意的……

    端木绯的眸子亮晶晶的,与涵星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涵星也明白了,心跳如小鹿般乱撞,唔,有趣啊有趣!

    “好!报官!”涵星拍板道,又吩咐身旁的宫女赶紧去京兆府。

    真的要报官?!

    厅堂里那些窸窸窣窣的议论声霎时间停止了,四周静得落针可闻。

    在场的姑娘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张张俏脸上皆是掩不住震惊之色,端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木四姑娘和四公主为了这区区的断弦就要报官?!

    刚刚去取琴的青衣侍女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下意识地悄悄去看耿听莲,投以求助的眼神。

    耿听莲不动声色地对着那青衣侍女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

    这一来一回的眼神交换不过发生在短短的几息间,却被端木绯看在眼里。

    果然是耿听莲!端木绯心道。

    虽然这种事没证据就奈何不了谁,不过,像耿听莲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咬”着不放,自己也是会烦的!

    自己可是很忙的,可没空老是陪她“玩”。

    端木绯漫不经心地用右手的食指卷着一缕青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心想:嗯,说不定今天她也能“仗势欺人”一回。

    涵星一看到端木绯那透着一抹狡黠的表情,就知道又有热闹可以看了,眸生异彩。

    等待的时间显得有些漫长,姑娘们喝喝茶,说说话,这种时候,为了避嫌,她们也不好离开,因此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不少姑娘的目光不时地落在端木绯和涵星的身上,多是惊疑不定,之中也带着一抹审视与探究。

    时间一点点地悠悠茶香中流逝,等京兆尹赶到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露华阁的女掌柜闻讯亲自去大门口迎了京兆尹,把他领来了凝露轩。

    这六月大热天的,匆匆从京兆府赶来的京兆尹早已是满头大汗,形容中难掩狼狈之色,身后还跟着两个京兆府的衙差,皆是行色匆匆。

    因为去京兆府报案的人是四公主的宫女,所以京兆尹才亲自跑了这一趟。

    “四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京兆尹恭恭敬敬地给二人见了礼,那张清瘦的脸庞上赔着殷勤的笑。两个衙差守在了厅堂外候着,免得冲撞了厅内的贵人。

    涵星也不绕圈子,直接把刚才有人在琴上动手脚意图陷害端木绯的事给说了,听得京兆尹脊背一阵发寒。

    京兆尹当然也听过端木绯被岑隐认作义妹的传闻,甚至于,他前几天也去端木家送了贺礼,却没想到事主居然是这位,不禁暗恼自己在路上怎么就没把情况问清楚呢!

    四公主虽然身份尊贵,但也不难应对,真正令人头疼的是端木绯身后为的那位“祖宗”!

    这下麻烦大了。想着,京兆尹颈后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涵星说完后,一本正经地对着京兆尹叮嘱道:“刘大人,你可不许包庇那个犯人!”

    自己哪里敢啊!京兆尹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急忙作揖道:“四公主殿下放心,微臣自当谨慎处理!”

    女掌柜立刻就吩咐两个侍女给京兆尹搬来了一把圈椅和一张方几,又给他上了温茶。

    厅内那些姑娘窃窃私语着,一道道神情各异的视线都望向京兆尹,想看看他到底要怎么审这个案子,有人好奇,有人焦躁,也有人不耐,想快点了结此事,离开这里。

    可怜的京兆尹咕噜咕噜地一口气饮了半盅温茶水,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他拿出一方帕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液,开始办正事,指了指那架断了弦的琴问那个女掌柜道:“孙掌柜,敢问琴原本是放在哪里的,平日里有谁能碰到?”

    见京兆尹开始审案,厅堂里也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他一人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气氛随之变得肃穆。

    孙掌柜连忙恭恭敬敬地答道:“回刘大人,这把琴是阁中最名贵的一把琴了,平时里都是收在后头的藏珍阁里,藏珍阁的钥匙由我亲自保管,不轻易开启。今天也是因为玉娘说端木四姑娘要借琴,我才特意把钥匙给了玉娘,让她开了藏珍阁取琴。”

    孙掌柜心里也是叫苦连天,她任这露华阁的掌柜也有七八年了。平日里,光是冲着庆王妃的面子,也没人敢在露华阁惹事。这闹到京兆尹上门,也是三十晚上出月亮,头一回了。

    “玉娘又是哪位?”京兆尹捋了捋胡须,精明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利芒。

    也没待孙掌柜回答,四周那些姑娘们的目光就有志一同地看向了刚才去取琴的那个青衣侍女。

    那侍女二十来岁,团团的圆脸,梳着一个简单的圆髻,身上的青衣与头上的发钗与四周其他的侍女一般无异。

    玉娘的浑身微微发起抖来,脸色微白,缓缓地上前福了福,颤声道:“见……见过刘大人。”

    “玉娘,你别怕,把事情的经过与刘大人说清楚就是。”孙掌柜以为玉娘这是怕见官,在一旁柔声安抚了一句。

    可是,玉娘这噤若寒蝉的样子看在京兆尹的眼里,又是另一种感觉。

    京兆尹眸中掠过一道若有所思的利芒,突然一掌重重地拍在右手边的方几上,“啪”,连方几上的茶盅也被拍得彼此碰撞了一下。

    那一声重响如同一记重锤般敲击在了玉娘的心口上,她愈发不安,心跳如擂鼓。

    其他的姑娘们也被京兆尹吓了一跳,忘了说话。

    “大胆玉娘!”京兆尹疾言厉色地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琴上动手脚,意图陷害端木四姑娘,再不如实招来,本官可要用刑了!”

    玉娘吓得直接跪了下去,仿佛三魂七魄丢了一半似的,神色慌张地对着那光鉴如镜的青石板地连连磕头,忙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奴婢招,是奴婢在琴弦上动的手脚!”

    京兆尹虽然只是诈一诈这侍女,但心里其实也有七八分把握,毕竟按照孙掌柜所言,平日里能接触这把琴的人实在不多,要么就是孙掌柜预先知道端木绯要借琴,对琴做了手脚,要么也唯有这个去藏珍阁取琴的玉娘了。

    比起京兆府平日里处理的那些案件,这个案子其实再简单不过了。

    京兆尹暗暗地舒了一口气,自觉自己这个案子办得出色极了。

    四周的气氛也随之一松,其他姑娘们见京兆尹一出马,这案子的人犯立刻就显了形,一个个看得津津有味,觉得这简直就跟平日里看戏一般有趣。

    唯有钟钰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跪在地上的玉娘,眼神有些复杂。这个案子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京兆尹正想令人把这个叫玉娘的侍女带回京兆府,就听涵星突然开口问道:“玉娘,那你为何要在琴上动手脚?”

    “奴婢,奴婢……”玉娘眼神闪烁,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也说不下去。

   &治疗癫痫病哪些药物效果好nbsp;糟糕!京兆尹看玉娘言辞闪烁的样子,就暗道不好。

    其实京兆尹一早就猜到,玉娘背后肯定是有某个贵女指使的,不然,她一个小小的侍女哪里敢给首辅家的姑娘下绊子!

    京兆尹心里也有分的把握,隐约猜到了这幕后的指使者应该就是耿家五姑娘,或者这位钟大家。

    京兆尹的目光飞快地在耿听莲和钟钰身上扫过,不着痕迹。

    卫国公府自然不是他这个小小的京兆尹惹得起的,而那位钟大家名满天下,又刚刚才在皇后面前露过脸……对于京兆尹而言,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和稀泥。

    但是,这个叫玉娘的侍女也太没用了点,就不知道随便编理由敷衍一下吗?!

    一旁的钟钰虽然一言不发,却一直在留心着案情的进展,从京兆尹的神情和目光,她就知道自己也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不过君子坦荡荡,她既然没有做过,就不需要着急。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拍案声响起。

    这一次是涵星一掌拍在了方几上。

    “刘启方,”涵星娇声对着京兆尹直呼其名道,神情冷厉,“这件事没查出个清楚明白,谁也别想走!”

    她这副样子让她肩上的小八哥都受了惊,“呱呱”地飞了起来,一片黑羽自它翅间飘了下来。

    “呱呱!”

    小八哥委屈巴巴地又飞向端木绯,稳稳地落在了她的肩头,用鸟首亲昵地蹭着她的脖颈,仿佛遭受了偌大的惊吓般,可怜兮兮的。

    端木绯随手抚了它两下,目光却是看着涵星的右掌,默默地心道:涵星表姐的掌心想必是很疼吧?

    京兆尹急忙站起身来,对着涵星作揖行礼,连连应声。

    他心里几乎是欲哭无泪啊,四公主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别说自己,估计是在座的哪个都别想走了。

    即便是他有心想含混过去,也不能做得那么明显……哎,这要是让那位“祖宗”发现自己胆敢敷衍他的义妹,恐怕明天,不,今晚东厂就要找上门来抄家了吧?

    其他的姑娘们再次交头接耳地骚动了起来。

    这简直堪称峰回路转了,也就是说,这个案子的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些个年轻姑娘们大都愈发好奇了,一个个兴致勃勃地静待事态的发展。

    京兆尹却是坐立不安,只觉得度日如年。

    他拿起帕子又擦擦冷汗,继续冷声审问道:“玉娘,你说,你为何要在琴上动手脚?!”

    跪在地上的玉娘惶恐不安地抬起头来,额头已经磕得一片青紫,眼神更为不安。

    她哪里见过这等仗势,心里怕得恨不得晕厥过去。

    玉娘又犹豫了一瞬,才结结巴巴地对着京兆尹说道:“回……回大人,是因为前两天孙掌柜……责备了奴婢,奴婢心里不平,就想给孙掌柜添些麻烦,好让她得罪了端木四姑娘……”

    端木绯饶有兴致地勾了勾唇角,笑眯眯地问道:“玉娘,你又怎么知道白丝草的草汁涂在琴弦上可以令琴弦变得刚脆易断?”

    “奴婢……奴婢是以前偶然听人说的。”玉娘急忙说道,但是耿听莲却暗道不好,面色微变,还是自己大意了。

    端木绯笑了,笑得十分甜美。

    “哎呀,我刚才一时口快,说错了。不是白丝草,应该是白郴草才对。”端木绯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

    其他姑娘们也听出不对来,皆是若有所思。

    端木绯笑吟吟地步步紧逼,接着道:“玉娘,你要不要带我们去园子里认认哪个是白郴草?”

    一句话问得玉娘面庞上的最后一抹血色也褪去了,肌肤惨白如纸,黯淡无光,身子更是颤抖如筛糠一般,摇摇欲坠。

    涵星一脸“怜悯”地看着玉娘,这个玉娘居然敢对着绯表妹玩心眼,那不是小八哥还妄想骗过小狐狸吗?

    玉娘的耳边轰轰作响,脑子已经是一片混乱,无法冷静思考。

    她嘴巴张张合合,实在不知道怎么接端木绯的话,便下意识地看向了耿听莲的方向,嘴唇微颤……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玉娘身上,也都自然而然地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落在了耿听莲的身上。

    这一刻,不少贵女都心里隐隐有数了。她们也不是傻的,再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就能猜到个七七八八了。

    “是……是耿五姑娘的丫鬟给了奴婢一百两银子,那个药汁也是她给奴婢的……奴婢只是一时贪财,一时是鬼迷心窍!”玉娘再次对着青石板地面连连磕头,那“咚咚”的声响听得人心惊肉跳。

    孙掌柜也是眉头紧皱,严格说来,这件事自己也难逃一个御下不严的名头。

    几天前,她之所以责骂了玉娘一番,就是因为玉娘悄悄收了客人的赏银,自作主张地把别的客人预定好的雅座给人行了方便。这种事干系到露华阁的声誉,本来她是要赶玉娘走的,可因为玉娘苦苦相求,她才扣了她一半的薪俸,给了她一个机会,没想到她竟然又闹出这种事来……

    “放肆!你这贱婢竟然敢诬赖我们姑娘!”耿听莲身旁的那个蓝衣丫鬟拔高嗓门呵斥了一声,也把孙掌柜从思绪中唤醒。

    耿听莲神情淡然,慢悠悠地浅啜了一口热茶,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还是那般优雅从容。

    在她而言,与一个露华阁的小小侍女当众辩驳,只会失了她卫国公府的体面。

    耿听莲放下茶盅后,就抬眼望向了不远处的京兆尹。

    京兆尹的头更痛了,只觉得额头一阵阵的抽搐着,一个头两个大,心里暗道:这下可麻烦了,要怎么办?

    只要耿听莲矢口否认,他这个京兆尹也不能拿她怎么办……哎!她们这些姑娘家之间的勾心斗角委实是不好处理啊。

    端木绯突然看向了孙掌柜,随口问道:“孙掌柜,这把琴值多少银子?”

    孙掌柜虽不知所以然,但还是答道:“这把琴是江南的制琴师孙雷引先生所制,是特意请人从江南买来的,约莫值三百两银子。”

    “三百两那也是贵重物品了。”端木绯歪了歪小脸,背诵道,“我记得按照大盛律法,‘蓄意’毁坏他人财醒脑开窍是治疗癫痫的吗物,一旦财物金额超过两百两,应该判拘十日,再行赔偿的吧?”

    涵星看了一场好戏,心里觉得满足极了,一本正经地接口道:“绯表妹,你说的是,既然罪证确凿,自当按律法办事!”

    京兆尹的冷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额头滴了下来。这位端木四姑娘委实不好对付啊,大盛律信口说来,她莫非是把十几册大盛律例都背了下来不成?!

    饶是耿听莲不知大盛律法,看京兆尹这副样子,也知道怕是真有端木绯说的这么一条。

    耿听莲的脸色终于变了,原本的云淡风轻不再,凌厉的目光如利箭射向了端木绯,冷声道:“端木绯,你敢!”

    在耿听莲凌厉的目光霞,端木绯还是笑得眉眼弯弯,天真可爱。

    她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看着耿听莲,正色道:“耿五姑娘,这是大盛律啊!”

    说着,端木绯再次看向满头大汗的京兆尹,笑着问道:“刘大人,我说得可有理?”

    京兆尹除了“有理”外,已经说不出别的话来。

    大盛律中是有端木绯说的这么一条,却是形同虚设。

    因为首先就很难证明对方是否“蓄意”,蓄意也好,无意也罢,大部分情况下,这种涉及损害他人财物的案件,都是赔偿了事,鲜少有人拿了赔偿银子,还想把犯事之人往牢里关。

    这事可麻烦了……

    京兆尹想了又想,只能指着那蓝衣丫鬟说道:“既然是你收买了玉娘,那你就随本宫走一趟吧?”

    “不行!”耿听莲的脸色更难看了,厉声道,“不许动我的人!”今天让京兆尹把她的丫鬟带走了,等于是坐实了这个罪名,那她的脸可就丢尽了,以后她还怎么见人?!

    “说得是。”端木绯心有同感地连连点头,分析道,“刘大人,这一个小小的丫鬟哪里拿得出一百两银子,还是得审审清楚才是。万一她偷了自家主子的银子,那可是监守自盗,罪加一等!”

    “……”京兆尹僵住了,好一会儿没动弹。

    卫国公府百余年来权倾朝野,自今上登基后,卫国公更是甚得圣宠,他区区京兆尹自是得罪不起,可是岑督主如今那可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啊,谁又敢得罪东厂督主呢?!

    想想权衡下,答案就毫无疑问了。

    京兆尹清了清嗓子,果断地吩咐道:“给本官带走!”他得罪谁,也不敢得罪岑督主啊!

    全场都震住了,鸦雀无声。

    耿听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气得脸色也白了,脱口怒道:“你敢!”

    事情都到了这份上,京兆尹就算心里再虚,也要坚持下去。

    “耿五姑娘,据我大盛律例,虽然是丫鬟犯事,但也得请主家过去论论。”他站起身来,对着耿听莲伸手做请状,义正言辞地说道,“劳烦姑娘跟本官走一趟了!”

    耿听莲只觉得一股怒火轰地在心口燃烧,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语调冰冷地说道:“好!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她倒要看看他们能拿她怎么样!

    外头的两个衙差也是心里苦啊,可是他们在京兆府当差,也只能听京兆尹的,押着耿听莲和那个蓝衣丫鬟离去了。

    京兆尹对着涵星和端木绯拱了拱手道了声告辞,也走了。

    他表面上一副大义凛然,心里却是快愁死了。哎,等这件事了了,自己还是告老还乡吧。

    在京兆尹复杂纠结的心绪中,一行人从露华阁浩浩荡荡地回了京兆府,此时正好是正午,烈日炎炎,简直快把京兆尹给烤干了。

    可是他也顾不上这些了,几乎是焦头烂额。

    这人犯是带回去了,接下来的麻烦还大着呢!

    刚刚这一路上他已经想好了,这个罪名必然是要推到那个丫鬟身上的,损坏财物,也就是拘十日再赔偿一笔银子给露华阁而已,也算是给了四公主和端木四姑娘一个交代。

    最大的问题还是,该怎么处理耿听莲……

    想着,京兆尹又觉得脑肯开始疼。

    京兆尹前脚才刚进京兆府的大堂,后脚身后就传来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

    “大人!大人,吏部那边来调令了!”一个大胡子的衙差步履匆匆地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纸公文,激动地喊着。

    调令?!京兆尹怔了怔,赶忙从对方手里接过了一道青色的折子,近乎急切地打开了,一目十行地往下看着,眼睛越瞪越大,身子僵住了。

    他,他,他竟然升迁了!

    调令上,把他从京兆尹调到了通政使司,任通政使一职,并给他十天交接好京兆府的事。

    京兆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复看了几遍才确定他没看错。

    京兆尹是正四品,通政使是正三品,这可是连升两级啊。

    通政使司专门负责收受检查内外章奏以及臣民密封申诉文书等事项,这可是一个天大的肥差啊,他虽然知道前通政使下月就要去豫州赴任,但是朝中多少双眼睛盯着这个职位,怎么也轮不上他,自然也不敢多想。

    没想到天上突然掉了这么大一个馅饼!

    京兆尹又惊又喜,这道调令来得毫无预兆,令他有些如临梦境般,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时,刚才跟京兆尹一起去了趟露华阁的衙差面露为难地跑了过来,谨慎地请示道:“大人,这耿五姑娘要如何处置?”

    “……”一说到这个话题,京兆尹原来扬起的嘴角霎时就僵住了,跟着,他又若有所思地望向了耿家的马车,眸光微闪。

    等等!

    他俯首又看向手里的调令,难道说,这调令是岑督主的意思?!

    肯定是。

    答案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京兆尹心中。

    是了,所以调令里才给了自己十天时间交接京兆府的差事,说是“交接”,现在想来也许是督主在提醒他好好“处理”这件事。

    也就说,这次的升迁,是岑督主觉得自己办事办得好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