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单机 > 正文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四五零 速效救心丸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广州新闻网

    “啊!”

    纪思博被泼了一身热汤以后,顿时疼的大喊了一声,接着站起身,下意识的就要跑。

    ‘嘭!’

    我抻开甩棍之后,第一个冲上去,对着纪思博的头上就是一下,他被我砸了一个趔趄,又跌坐到了椅子上。

    附近几桌客人看见我们这边打起来了,纷纷散去。

    “哎!你们干什么的!”王小军看见我们对纪思博动手,吓的脸色刷白。

    “没你的事!给我消停眯着!”史一刚指着王小军骂了一句之后,攥着卡簧刀就冲了上去,对着纪思博的胳膊又是一刀,纪思博一看自己也跑不掉了,直接拎着一个酒瓶子,对着史一刚就砸了下去。史一刚侧身一躲,酒瓶子砸在了桌子上,‘嘭’的一下就炸开了,纪思博掐着半截酒瓶子,反手一捅,正扎在大乐的腿上,一下就把他给放倒了。

    大乐见血之后,赵淮阳和毛毛明显的有一丝慌乱,杨涛看见赵淮阳他们往后退了,攥着卡簧刀冲上去,对着纪思博的小腹就是一刀,纪思博用胳膊一挡,顿时被划了一道口子,葫芦哥趁这个功夫,抄起旁边桌子上的铝水壶,对着纪思博的头上就砸了上去。

    ‘嘭!’

    葫芦哥这一下的力量很大,砸完了之后,水壶的壶身直接就砸丢了,他手里只剩下了一个水壶把手,砸完这一下之后,葫芦哥一伸手,直接把自己的上衣给扯开了,露出了瘦骨嶙峋的身体:“纪思博,你跑不掉了!”

    “呸!”

    纪思博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站稳身体看着我们这些人:“我如果不能走,你们肯定得留下几个,信吗?”

    “呵呵,信!”葫芦哥一点没犹豫的点了下头,想了想:“我带来的这几个小孩,年纪都不大,这种事,扯上他们也没意思,这样吧,咱们俩单练,你要是把我放倒了,直接走人!”<癫痫都有哪些具体的症状br>
    纪思博笑了笑:“如果是你把我放倒了呢?”

    “那正好,我直接把你抬走呗。”

    “……你做梦!”纪思博沉默了三秒钟以后,对着葫芦哥,一拳就砸了上去。

    葫芦哥看见纪思博动了,猛地后退了一步,对着纪思博肋骨上就掏了一拳,纪思博微微弓了下身子,接着就抓住了葫芦哥的两只胳膊,使劲往外甩了一下,没想到看起来瘦弱的葫芦哥,下盘却异常稳健,身子一动未动,葫芦哥反手抓住了纪思博的胳膊,怒吼了一声,接着侧了下身,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把纪思博抡过了头顶,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上。

    ‘嘭!’

    纪思博倒地以后,葫芦哥对着他头上就踢了一脚,纪思博狼狈的一打滚,撑着地爬了起来,在地上这么一翻滚,他身上顿时被玻璃碎片划了好几道口子,开始呲呲冒血,葫芦哥咧嘴一笑,对纪思博勾了勾手指。

    “操!”

    纪思博一声怒骂,把自己的上衣也给拽开了,露出了里面结实的肌肉,还有那个看起来图案十分不清晰的纹身,葫芦哥我这才发现,除了后背以外,纪思博的肚子上也有一个小纹身,都是那种手工针的图案。

    葫芦哥看见纪思博的纹身,又是一笑:“呵呵,没看出来,你在监狱里的时候,还是个老炮。”

    纪思博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刚入狱那年,里面的人欺负我,为了练手艺,按着我纹的。”

    旁边的王小军听见纪思博的话,眼圈一下就红了。

    葫芦哥舔了下嘴唇:“要我说,你就自己跪下得了,还省得我费劲,你不是我的对手,真的。”

    “啊!”

    听完葫芦哥的话,纪思博一声怒吼,再次扑了上去,对着葫芦哥面门就是一拳,葫芦哥抬胳膊一挡脸,又被纪思博双手抱住了腰,然后使劲一推,一下就给推倒了,看见葫芦哥倒甘肃幼儿癫痫病医院了,我拎着甩棍就要往上冲。

    “都别动!”葫芦哥余光看见我们以后,大吼了一句,随后拽着纪思博,两个人就在地上翻滚了起来,纪思博抓住机会,对着葫芦哥头上‘咣!咣!’的打了好几拳,葫芦哥的后脑在地上磕了两下,动作明显的就迟缓了下去,连续挨了四五拳,已经开始翻白眼了,纪思博看见葫芦哥还手的频率越来越低,手里的动作停下,大拳头牟足了力气,瞄准了葫芦哥的下颚,蓄力了一秒钟之后,猛地砸了下去,看见他挥出这一拳,我心头都跟着一紧。

    ‘刷!’

    就在纪思博拳头砸下去的时候,葫芦哥的眼神一下就正常了,速度很快的一躲,纪思博‘嘭’的一拳就打在了地上,给拳头磨的都是血,葫芦哥趁机往起一坐,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攥住了一块玻璃,对着纪思博的脖子就划了上去,纪思博本能一躲。

    ‘噗!’

    玻璃碴子顺着纪思博的左脸,一直划到了左边的耳朵根子,顿时出现了一条骇人的大豁口。

    “爸!”

    王小军看见纪思博受伤了,挣扎就就扑了上去,一边的杨涛见状,一只手抓着他的衣领子,一个腿绊把他放倒,将他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纪思博看见王小军倒了,眼神充满了愤怒,再次对着葫芦哥扑了上去,葫芦哥一只脚瞪着地,很快站起身,对着纪思博脸上‘嘭’的又是一脚,直接把纪思博的脖子踢破了,开始哗哗淌血,纪思博也跟不怕疼似的,扶着桌子起身,四下扫了一眼,然后抄起身边的椅子,就向葫芦哥砸了下去,葫芦哥一侧身,椅子‘咣当’一下砸在了地上,摔的散了架子,葫芦哥侧身上了一步,对着纪思博的脸上连续的击打了好几拳,然后抓着纪思博的胳膊,使劲一拽,就把纪思博给甩到了一边。

    “呼!”

    两个人分开之后,都大口的喘着粗气,此刻葫芦哥的脸全都肿了,就跟被蜜蜂蛰了一样,而纪思博更惨,脸上全都是血,伤口皮肉外翻着,都快没人形了。

    “唾!”纪思博抿了抿嘴唇,吐出了一颗带血的牙齿之后,对葫芦河南治疗女性好的羊羔疯医院哥比划了一下手指头:“我蹲了这么多年监狱,在你这种体格子里面,你是我遇见过最能打的!”

    “呵呵,你捧我也没用,乖乖跟我走,咱俩还都能少遭点罪!”

    “我没必要捧你!”纪思博也跟着笑了笑:“因为打你这种体格子的人,我还从来没输过!”

    话音落,纪思博攥着拳头,再次冲了上去,对着葫芦哥又是一拳,这次葫芦哥连躲都没躲,被纪思博一拳怼在了胸口,葫芦哥向后退了一步之后,双手抓住纪思博的胳膊,使劲像他后背一拧,纪思博顺着力量,被葫芦哥弄得转过了身,接着葫芦哥使劲一抬他的胳膊,就连我都听到了‘咔’的一声,接着纪思博肩膀位置的骨头,一下就变形了,肩关节直接错位。

    “啊!”

    纪思博的胳膊脱臼之后,顿时疼的满脸是汗,汗水又流进了伤口里,疼得他咬紧牙关,紧闭上了眼睛,葫芦哥再次伸手,按着纪思博的后脖颈,使劲向桌子角撞了上去。

    ‘嘭!’

    纪思博的头撞在桌子上以后,竟然还往回弹了一下,接着葫芦哥松开了手,纪思博在原地晃了两下,‘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整走!”葫芦哥看见纪思博倒了,喘着粗气的交代了一句。

    “哎!”赵淮阳和毛毛看见纪思博倒了,迈步就要上前。

    “别动!”倒在地上的纪思博突兀开口,吓的赵淮阳一个激灵,等赵淮阳和毛毛站住之后,纪思博撑着地,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我说了,咱们之间不死一个,肯定不算完!”

    “行啊,那就来呗!”葫芦哥看见纪思博又站起来了,四下扫了一眼,伸手就拿起了捞火锅用的铁筷子。

    “爸!我求你了,你们别打了!”被杨涛按着的王小军见状,顿时哭着喊了一句。

    “放心吧,爸…没事!”纪思博明显还不适应爸爸这个称呼,所以说出这个字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生硬。
怎么减少癫痫发作r>     “我求你了!别打了!!行不行!!!”王小军像是丧失理智一样的吼了一句,使劲的挣扎着杨涛的手:“我等了二十年!!二十年!!!才能跟你见一面,你别当着我的面这样,行吗?!”

    “……”纪思博听完王小军的话,顿时沉默。

    葫芦哥看见纪思博表情的变化,抿了下嘴唇:“老纪,就当为了孩子,别挣扎了!”

    “正是为了孩子,我才得活着!来吧!”纪思博吼了一句之后,再次冲了上去。

    “啊!!”

    王小军看见纪思博又动手了,十分痛苦的就开始用自己的头去撞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咚!咚!’声,两秒钟后,他就开始翻白眼,随后嘴角也开始酿出了白沫。

    “哎呀我艹!这小子要变身!”史一刚看见王小军的模样,顿时惊了。

    ‘刷!’

    听见我们这边骚乱的声音,纪思博手中的动作一滞,眼神一下就变了,迈步就要往那边跑。

    ‘踏!’

    葫芦哥横移一步,直接挡在了纪思博身前。

    “救他!救他!”纪思博看见王小军的样子,急的嘴唇都哆嗦了:“他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药!药就在他衣服的左胸口袋里!”

    听完纪思博的话,我下意识的就拿起了王小军搭在椅子上面的衣服,伸手一掏,果然在口袋里掏出了一瓶速效救心丸,随后在手上倒了几颗,跟着就要往王小军嘴里送,毕竟我们今天是奔着纪思博来的,所以王小军犯病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救人。

    “不许给!”

    葫芦哥看见我的动作,顿时红着眼睛吼了一句。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