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欧冠 > 正文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正文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一切都正好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广州新闻网

    杨起拿了几罐酒过去,在严创身边坐下后和他碰了碰,“一个人喝酒会很闷,多一个人不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严创笑了笑,仰头喝酒,看向远处。

    这里的夜空很美,即使已经天黑,可星空还是很蓝,类似深蓝的蓝。

    这种蓝,总让人觉得幽深,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纯净。

    杨起已经看过无数次这样的星空,可他还是会为之着迷,“以前总是一个人看着星空,并没觉得少了什么,今晚却突然觉得一个人看,好像太寂寞了。”

    这话落音很久,都没人说话,最后杨起才听见严创微乎其微的说道,“是啊,很寂寞。”

    只是,他习惯了。

    他的出生,就被母亲给予了见不得光的定义,便一直活在这种黑暗里。

    与母亲两地分离,他孤单的长大。

    后来他知晓老邓便是自己的父亲后,还很高兴过,因为他并不是无父无母的孩子。

    可是……老邓从不允许他叫他父亲。

    所以,他知道了又如何,还不是过得跟无父无母的孩子一样。

    国外的生活并没有别人想的那么光鲜亮丽,有钱也并不能解决一切。

    种族的歧视,瘦弱的身体,总让他经受着各种各样的欺负。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已然不知感情为何物。

    亲情,爱情,友情……

    他全没有。

    他其实很贫穷!

    越是贫穷便越是想得到……

    严创不是没想过劝说严纺和老邓,可他不善言辞又不在他们身边长大,无法找到劝说的合适方式,最终导致了这一场悲剧。

    严纺的死,严创一直自责,他觉得是自己回来得不是时候。

    若不是他急于回来,和严以惊摊了牌,母亲大概便不会那样惨烈的败去。

    老邓说,母亲的死,是为了成全自己……
<河南癫痫病知名专家br>     这一句话,一直压抑在他的心疼。

    再后来,他亲眼看到了老邓的死。

    可能是已经麻木了吧,他没有太过激烈的表达过自己的悲伤。

    只是默默的安葬了老邓,又默默的陪了他七天,过了头七后,才离开了那座山,那座把所有黑暗过去都埋葬的山。

    下山后,他曾看见阳光,是梁尘的那一句邀约,是杰西卡的那一声叔叔,更是秦露的一个温和笑容,还或者是严以惊的一杯酒。

    其实该释然了,真的该释然了。

    人这一辈子,总不能一直去追逐得不到的东西。

    比如严纺和老邓,他们终将自食其果。

    而现在,一切好像都回归了正轨,虽然依旧是一个人,可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当晚,杨起和严创醉倒在了沙滩上。

    而杰西卡亲自带着父母回住所,她还邀梁尘陪自己睡觉,梁尘答应了。

    好在严以惊没意见,梁尘躺在杰西卡的小房间里,只觉得很温馨。

    看得出来,杨起把杰西卡照顾得很好,让她像个小天使一样无忧无虑的长大。

    她很感谢杨起,杰西卡抱着梁尘甜甜的睡去。

    没有什么比睡在妈妈的怀抱里更温暖。

    只是这种温暖,第二天一早便被打破了。

    最先惊叫的是梁尘,严以惊一听到老婆的叫声,便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房间,关心之情,不言语表,“老,老公……蛇……”

    严以惊也看到了那条巨大的绿蛇,紧张的安抚梁尘,“别,别怕,我会保护你们的。”

    他四下看了看,什么能辅助的工具都没发现,只能豁出去的直接用手去抓了。

    可还没扑上去,那蛇就飞快的钻进了被窝里。

    这下,梁尘僵硬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额头直冒汗。

    严以惊试着慢慢靠近,一边靠近一边安慰,“别怕,别怕,我在,你别乱动啊……”

    严以惊人还没靠近,杰西卡到是醒来了,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被子里宜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个有东西,便伸手去抓。

    速度快到梁尘都没来得及制止!

    严以惊也惊愕的叫了一声,“杰西卡!”

    杰西卡已然将小绿从被子里抓了出来,惊讶的叫道,“呀,小绿!你怎么来啦!”

    梁尘,“……”

    严以惊,“……”

    杰西卡好像已经忘记父母的存在了,抱着小绿特别高兴,“小绿,我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啊!”

    小绿往她怀里转动了一下,然后靠在她头上盯着已经傻了眼的夫妻俩。

    杰西卡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和父母说道,“妈妈,爸爸,这是小绿,是我养的宠物。”

    梁尘,“!!?”

    严以惊唇角狠狠一抽,迅速将梁尘拉了起来,把她护在了身后并说道,“你没事养条蛇做什么!”

    梁尘难得和严以惊站在统一阵线,“对啊,你没事养条蛇做什么!还是这么大的蛇!”

    杰西卡被吼得很无辜,“它很可爱啊……”

    可爱……一条蛇……能可爱……到那里去……

    梁尘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亲生的,亲生的,亲生的!”

    才将那股气给压抑了下去,扭头和严以惊说道,“我先回房间换一下衣服,你去和杨起问问,看看是怎么回事。”

    严以惊确定这条蛇真是杰西卡养的宠物后,这才放心的退出了房间。

    是退出房间,护着梁尘退出了房间。

    至于杰西卡,抱着小绿,一脸无辜。

    严以惊找到杨起的时候,他刚酒醒呢,头痛万分的揉着眉心,还没缓解过来,就被严以惊一通质问。

    “为什么杰西卡房间会有一条蛇!“

    “啊,那是我养的啊。”

    “杰西卡说那是她的宠物!”

    “对啊,杰西卡很喜欢小绿,就把它当宠物养着了!”

    看杨起这丝毫不知道悔改的样子,严以惊真恨不得给他一拳,用了很大的南宁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制止力才将怒气压抑下去后,对杨起说道,“你不知道蛇很危险吗!”

    “是啊,我知道啊。”杨起有点反应不过来。

    “知道你还让杰西卡养!”

    杨起的脑子可算正常运行了,“那条蛇啊,那条蛇不会随意伤人的,而且是杰西卡把它养大的,更不会伤了杰西卡!”

    “可它吓到我老婆了!”严以惊义正言辞的指责道,“就在刚刚!”

    杨起一阵无语。

    感情他这么生气不是因为杰西卡养了那条蛇,而是那条蛇吓到了他老婆。

    所以……父母是真爱,杰西卡是意外啊。

    对于女儿养一条蛇这种事情,梁尘有些不能接受,总试着跟杰西卡讲清楚这件事情。

    无奈杰西卡很倔强,根本不接受,最后还索性躲着了。

    杨起安抚梁尘,给杰西卡一点时间,也不要太急切了,孩子嘛,不适合讲道理,只适合哄着的。

    梁尘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强人所难了,只能暂时缓一缓。

    而杰西卡和小绿躲了一天,都不愿意出来,梁尘哄了也没办法,甚至都找不到杰西卡在哪里。

    最后还是龙小四找到的……

    龙小四亲自带着梁尘去温泉旁的大树下,指着大树上的杰西卡说道,“阿姨,她在上面。”

    这下可把杰西卡给气着了,“龙小四你忘恩负义!”

    “谁叫你教我爬树的!”龙小四才不在意这种指责呢。

    “你叫我师父我就教你啊!”

    “不叫!”

    “那就不教!”

    龙小四气得跺脚,“有本事你下来啊!”

    “我不,有本事你上来啊!”杰西卡晃着脚得意洋洋的说道。

    “有本事你下来!”龙小四又插着腰和她争执了。

    “有本事你上来啊!笨蛋!”

    然后两个孩子又杠上了,梁尘也是无可奈何。

 羊角风是癫痫病吗?那么患上羊角风能得到治疗吗?   可能这世界上真有一种叫磁场相冲的现象吧,比如杰西卡和龙小四。

    这两人搁一起,势必会闹得天翻地覆。

    好在最后龙小四气呼呼的跑了,梁尘哄了好一会儿,杰西卡才从树上下来。

    小绿也跟着杰西卡呢,杰西卡抱着小绿眼泪汪汪的说道,“妈妈,你就别指责我了,我以前没有小伙伴,只有小绿陪着我,我把它当我最好的朋友,不能抛弃它的!”

    一句话,说得梁尘内心愧疚。

    是啊,岛上的风景虽好,可到底是孤单的。

    梁尘最终接受了小绿,还强撑着胆子摸了一下小绿。

    小绿立马闭着眼睛在梁尘身上蹭了蹭,那模样到也可爱。

    只是那么巨大一条蛇……梁尘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远离比较好。

    第三天,严以惊有事在身要先离开,留梁尘和杰西卡在这里多住两天,等他忙完后便来接母女俩。

    临走的时候他问严创要不要一起走,严创说这里风景很好,他还想多待两天。

    等严以惊走了,梁尘才和严创一起漫步回去,她一语说中了严创的心思,“其实你并不是留下来看风景,只是因为离开了这里,不知道去哪里吧?”

    “还真是瞒不过嫂嫂。”严创失笑道。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别放在心上,以后都是一家人,不要说什么见外的话。”梁尘说得很真诚,“严家那么大,你哥一个人也挺累的,我知道你在国外学的便是这些专业,可以的话,去帮帮他吧。”

    看似很平淡的一席话,却让严创心里百感交集。

    因为这是一种认可,对他的认可。

    他点点头,眼眶有些发热,“好。”

    几代人的恩恩怨怨,都在这一个好字后彻底结束。

    阳光正好,微风正好,一切都正好。

    (惊起梁尘结束啦,后续还有一点小尾巴收一收,就差不多可以写宸欢CP的故事啦,明天一欢也会开始更新,两本一起更新,记得关注哦,不知道怎么看一欢的可以加我微信询问,微信号:XYQ888889)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